接到這個來自中年男人的囑託,我有些意外。

很多男人習慣默默藏起心事,不會輕易選擇跟陌生人說。但是,這個離婚男人卻鼓起勇氣告訴我,他有一些話想說給前妻。

他說看我文章時,被一位男讀者的留言打動。對比自己,他覺得當初沒有盡到丈夫的責任。更讓他悔恨的是,他沒像那位男讀者在婚內及時糾錯,而是失去了這個機會。

他希望前妻在看頭條文章的時候,能看到這封寫給她的信。我幫他整理了文字,內容如下:

曉瑜:

本來想稱呼你一聲“瑜寶”的,但是我知道,你應該不會再同意了。

戀愛時我喜歡這樣稱呼你,你羞紅了臉說:“什麼稱呼嘛,太幼稚了。”我厚著臉皮說:“我樂意,你就是我的寶貝,我一輩子這樣喊你。”

可是,後來我漸漸把誓言忘了。

記得有次下班回來,你揪住我耳朵說:“快喊我瑜寶我才去做飯。”我一把甩開你的手:“你煩不煩?有這閒工夫幹嘛不去做飯?不知道我上一天班累得要死嗎?”

你紅了眼圈轉身走了,我進了廚房才看見,檯面上放著做好的三菜一湯。

我沒有給你道歉,沒必要,女人做飯是應該的。相反,因為你沒有端上餐桌,我還在心裡嫌棄你懶。後來,你再也不提讓我喊你“瑜寶”了。

也許,就是從那天起,我弄丟了你的心吧?

結婚前,我曾經非常愛你。

你那麼好看,梳著我最喜歡的馬尾辮。每次你走在前面,發尾一甩就偷走了我的心。把你追到手多不容易啊,要和好幾個男孩競爭,我還跟他們打了一架。

那時候我沒有錢,可是你沒在乎過。

我帶你去吃麵,你會把碗裡的撥一半給我,然後看我狼吞虎嚥吃掉。騎車回去的路上,你問我吃飽了嗎?我說沒有,我飯量大。你在後面抱緊了我:“將來我們結婚了,我做很多很多好吃的,一定會把你喂飽。”

那一天不知道為什麼,我發現風很刺眼、淚水很鹹。

2009年結婚時,我給你買過一條很細的金項鏈。不值錢,但是你很喜歡,一直帶在身上。離婚時我以為你帶走了它,可不久前我才發現,項鏈靜靜躺在咱們家放票據的抽屜裡。

你把項鏈還給我了,也把愛情還給我了。

我攥著項鏈哭了一場,我不知道這些年,你究竟是積攢了多少失望,才讓你最終決定取下項鏈、轉身離開。

結婚頭幾年,我們也曾經恩愛過。

那時候我們還在租房子,我壓力很大,逼著自己必須攢出一套房子的首付款。我花了很長時間敲定了一個大客戶,但是簽合同之前,秘書給我打電話說合同不簽了。他說老闆離婚,前妻接手了公司,之前的都不算數了。

那一單如果成了,我可以拿到上萬塊的提成。我以為離房子又近了一步,沒想到功虧一簣。

我買了一堆啤酒,喝醉了就倒在客廳地板上,哭著罵自己沒用。你坐在地上把我緊緊摟在懷裡,一遍遍跟我重複:“沒關係,沒關係,沒有房子也不要緊的。”

我至今還記得你的手指劃過我頭髮的感覺,溫暖而輕柔。如果時光可以倒流,我真希望能回到那一刻。

那時候我們是窮,但至少我還值得你愛。

可是後來,我對你的愛,是什麼時候開始改變了呢?

我終於慢慢開拓了市場,有了自己穩定的客戶。我可以撐起這個家了,也買了房子給你。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對你再也愛不起來了。

有時候早晨醒來,我看見你抱著孩子在廚房裡做早飯。頭也沒梳,臉也沒洗,眼瞼都是浮腫的。你顴骨上有成片的隱約斑點,髮際線也稀疏了。

我感覺特別沮喪:為什麼才七八年的時間,你就變了這麼多,你曾經水靈緊致的皮膚,到哪兒去了?

晚上睡覺時我也沒了摟你的慾望,你懷孕時體重激增了45斤,生完孩子後,你再也沒能瘦回去。

 

最讓我不理解的是,你竟然還說你做家務帶孩子很累,希望我能分擔一部分。我月收入一兩萬,你才四千,這個家是我在養,你幹點家務還討價還價?

孩子你白天送到幼兒園,晚上才接回家。我中午不回來,只是早晚兩頓飯。雖說我媽偏癱了,經常讓你過去幫忙,但你作為兒媳婦,難道不應該嗎?你怎麼就很累了?

因為你的無理要求,我跟你吵了一架。我嘲笑你有本事別用我的錢,自己掙那點兒工資,還有什麼資格跟我吵?

我看見你站在客廳角落裡,手指微微顫抖,淚水湧出來落在臉上。像一棵沒人澆水的植物,無聲無息枯萎下去。

我有點懊悔,但是我沒有改變想法。我在外面辛苦打拚,女人沒本事多掙錢,就應該照顧好家裡。

2017年5月21日,我半夜醉醺醺回來,看到你獨自坐在餐桌旁。

你大聲質問我為什麼才回家?我生氣懟道:“我不用應酬嗎?你以為你花的錢是大風颳來的?你天天閒著沒事找事,我都不知道娶你幹嘛!”

我踉踉蹌蹌想扶桌子,一伸手插進了蛋糕裡。

我忽然想起來,那天,是你的生日。

你訂了蛋糕炒了菜,給我打了電話。我答應會回來吃飯,但卻忘到了九霄雲外。

你哭著把菜一盤盤倒進垃圾桶,看你這樣故意跟我叫板,我藉著酒勁一巴掌扇在你臉上。那一巴掌,把你的嘴打出了血,也徹底斷送了我們八年的婚姻。

2017年6月份,我們離婚了。我爭取到了兒子撫養權,你眼裡噙著淚只說了一句:“好好照顧他。”

我的兒子,我當然會好好照顧。只是我兒子的媽,再也不打算回來了。

我離婚了,朋友給我發微信,恭喜我重獲自由。可是我要自由有什麼用?我領著孩子回家,沒有你在的房子,空蕩蕩的讓人害怕。

我給孩子找了很貴的保姆,但他拳打腳踢不要人家,只是撲在我懷裡一直哭喊要媽媽。

我簡直要崩潰了,第一次感受到無能為力的痛苦。我可以掌控事業,可以引導客戶,但我就是沒辦法哄好這個孩子。

我給妹妹打電話,想讓她幫忙帶孩子。

她怒氣衝衝對我說:“你想都別想!你跟嫂子離婚了,咱媽偏癱現在沒人管,我請假照顧她,她還總是罵我不會伺候人,也不知道以前嫂子是咋忍受的!我煩都要煩死了,哪有功夫帶你孩子?”

我舉著手機沒動,眼淚已經下來了。

對不起,老婆,離婚前你說照顧我媽太累,我很不屑:“就給她喂個飯、做個康復,有什麼難的!”

如果道歉有用,我想跟你說一萬次對不起。

我真的不知道,你那幾年帶著孩子伺候我壞脾氣的媽,是怎麼咬牙熬過來的。

我開始學著自己帶孩子,才發現這是一場災難。

除了手忙腳亂送他到幼兒園、給他做飯陪玩接送輔導班以外,生病也讓我頭疼。他動不動就過敏發燒咳嗽,我得經常帶他去醫院排隊看病。

因為遲到和請假頻繁,我被領導點名了。我心力交瘁,終於明白了這幾年,你為什麼在工作上表現平平。

更糟心的是,你走以後,家裡的電器也跟我做對,一件件都開始壞了。

熱水壺被我燒壞了,洗衣機不脫水了,電飯鍋只保溫不煮飯,維修師傅跟我開玩笑:你可真行,以前沒幹過家務吧?全用壞了。

我心裡五味雜陳,原來你讓我享了整整八年的福,我還說你什麼都沒幹。

對了,我不能隱瞞你,我相親過幾次,也有個女同事喜歡我,但是都沒談成。我努力想接受她們,但依然情不自禁把她們和你比較。

我知道我不該這樣,可是,離婚後我才發現,這個世界上真的沒有一個女人比你更好。

這麼好的你,我怎麼就沒心沒肺弄丟了呢?

現在的你過得還好嗎?

我看見你和兒子視頻對話,總想擠過去打招呼。可是兒子故意一偏手機,我出了畫面。他氣嘟嘟說:“這是我媽媽,不是你老婆!”我心酸的要命,我也想讓你還是我老婆,我都要後悔死了啊。

告訴你,喝酒應酬的毛病,我已經改了很多。我越來越喜歡宅在家裡,因為這個家是你一手置辦的。大到家具小到碗盤,所有的東西都烙著你的印記。

家裡到處都是你的影子,只是,再也看不見你。

再也沒有人給我在鍋裡留飯,給我留一盞晚歸時亮起的燈,給我倒一杯溫熱的茶。我終於用自己的“作”,毀掉了一輩子的幸福。

曉瑜,你已經離開800多天了,你會回來嗎?我做的飯很難吃,我自己都嚥不下。

我錐心刺骨想念那個坐在我後座的姑娘,她曾經抱緊我說:“將來我們結婚了,我做很多很多好吃的,一定會把你喂飽。”

對不起,我錯了,不該弄丟你。

寄語:

昨天,我整理這份信時流淚了,請原諒我淚點低。

女人可以不怕苦、不怕累,甚至不怕在鬼門關裡走一遭為你生孩子。但是女人怕你冷著她,無視她,把她的付出當成空氣。

心被傷透了,愛情也就死了。

擁有時,我們總是視而不見。等失去了,才發現已經遍尋不獲。

《前任3》裡有句扎心的話:“真正想要離開的人,只是挑了一個風和日麗的早晨,裹了件最常穿的大衣,悄悄關上門。然後,再也沒有回來。”

哀莫大於心死,沒被呵護的愛情必將漸行漸遠。

你以為那個人永遠都會無條件為你守候,可惜終有一天,她的背影會消失在風中。

別讓愛你的人等待太久了,人生短暫,應該少些缺憾。也希望,曉瑜能看到這封信,有機會和錯過她的人再續前緣。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