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喜歡岸見一郎的書—《被討厭的勇氣》。

這本書用對話體的形式,深入淺出的解析了阿德勒關於幸福的理論。

只有真正活出自我的人,才是幸福的人。

因為缺乏“被討厭”的勇氣,我們往往無法達到幸福的彼岸。

分享一個我自已的一個小案例——

記得我剛開始做自媒體時,既開心又忐忑,所製作的每一部作品都是我全心全意的編輯、從文字斟酌到排版設計。我花費了100%的精力,卻連10%的分享勇氣都沒有。我不敢讓我的朋友知道我做自媒體

也不敢在自己版面上公開分享我的作品,只推給了幾個朋友,請她們給一些意見。

朋友說:「你做這個不就是為了分享嗎?你不分享,誰會知道你的作品啊?你要更好的接納自己!」

於是,我終於第一次在分享的時候備註“敬請指點”,心情萬分忐忑,直到現在,我也依然沒有大肆分享的勇氣,朋友圈裡,我認為是權威的人物,我屏蔽了,怕貽笑大方。

來後,我用了很多的行銷帳號來分享自己的作品,同時也用來記錄自己的心情,雖然是分身,但這讓我覺得很安全。

在探索的路上,我可以悄無聲息地做另一個自己,不必害怕嘲笑、不必糾結會被嫌棄,

因為我沒有“被討厭”的勇氣,於是,在希望“不被看見”和“被看見”中忐忑和患得患失。

因為沒有“被討厭”的勇氣,因為無法不在意別人的評價,因為無法不害怕被人討厭,因為不想付出可能得不到不認同的代價,我們始終活得“小心翼翼”。

於是在人群中,我們偽裝成被喜歡的模樣:取悅了別人,束縛了自己。」

當我的粉絲朋友越來越多,當我得到的鼓勵越來越多,我突然發現,也許我正在用一種臆想的方式“取悅”別人。因為不想打擾、因為不想給別人增添麻煩,因為自己那易碎的“自尊心”,我們在無意中錯失了太多的精彩。

一如《清平樂》中宋仁宗和曹皇后的互相“猜疑”、“相敬如賓”,彼此錯過了人生最美好的十五年。

又如我們生活中太多的“我以為——”

夫妻冷戰,丈夫說,我以為你想靜靜。

和朋友各自度過了無聊的周末,你說,我以為你想好好休息。

別的部門工作遇到了麻煩,你對自己說,也許他們並不希望我出風頭。

……

阿德勒說:“人並不是住在客觀世界,而是住在自己營造的主觀世界裡。”而我們營造的這個主觀世界的目的就是因為我們缺乏“被討厭”的勇氣。

就像《被討厭的勇氣》中那個​​“臉紅恐懼症”的女孩子,因為暗戀一個男孩,因為害怕被拒絕,因為害怕被拒絕之後帶來的打擊和自我否定。所以,她把自己不敢表白的原因歸咎於“害怕見人,一見人就臉紅。”後來,因為男孩主動向她表白,她的“臉紅恐懼症”不治而愈。

正如書中的哲人所說——

我們因為害怕被他人否定、害怕被他人輕視或拒絕、害怕心靈受傷,為了避免陷入那種窘境我們寧願選擇一開始就不與任何人有關聯。

歸根結底,我們逃避的“目的”是“避免在與他人的關係中受傷”。因為這個目的,我們給自己帶上一個偽裝的面具。

村上春樹:“我的人生是我的,你的人生是你的。只要你清楚自己在尋求什麼,那就儘管按自己的意願去生活。”

在這世界上,總有人跟你不謀而合,也總有人與你背道而馳,我們總不能依賴別人的鼓勵而活著。

缺乏被討厭的勇氣的人其實只是沒有學會如何鼓勵自己。

關於如何獲得“被討厭”的勇氣,《麗人行》第一期的嘉賓芳香瑜伽翹臀女王左霞、電商界農民芭比朱晶、芳香時尚界的老佛爺溫欣潔給出了三種不同的解答— —

1.正確的面對,接納當下的自己,真實的表達自己的情緒,並及時抽離。

2.認可“被討厭”的價值,至少別人在關注你。

3.完全接納自己,不在意別人的看法。

也許你也有更好的鼓勵自己的方法。

無論如何,只要你清楚自己需要的是什麼,那就儘管按自己的意願去生活。

人生太長,我們要做的嘗試有很多,人生太短,我們可以珍惜的機會有限。

所以,擁抱自己,讓他們去討厭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