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語:
“啃老”這個詞大家都不陌生吧,它經常出現在世人的視線裡。而“新型啃老”是由“啃老”延伸而來的,它的存在,相比較於“啃老”,來得更為隱晦、細膩、不容察覺。

很多時候,不是父母不愛孩子,而是孩子們的變相壓榨,已使父母喘不過氣來。其實,每個做父母的,都願子女們能生活幸福,衣食無憂。而父母想要的,僅僅是來自兒女們的那點關愛和溫情。如若兩者不能很好的平衡,是會直接影響家庭的幸福指數。

敘述者:顏阿姨,今年65年
我結婚晚,28歲那年才經人介紹,嫁給一個當兵的。婚後第二年,順產生下兒子,因大齡產子,生孩子時傷了身子,當場便結紮了。兒子的出生,給全家帶來了無數歡樂,加上是獨生子,家裡老人對孩子更是寶貝不行,無形間養成了他飯來張口、衣來伸手的少爺性格。

兒子上初中了,還從沒未進過廚房,洗過碗。每當我想要鍛煉他的自理能力,就會被孩子奶奶用“孩子還小,等他長大了自然會了”這個藉口中斷。說句不好聽的話,直到成年,兒子都不會洗衣、做飯。

記得很清楚,有一次,他快70歲的奶奶在洗衣服(老人家很倔強,從來不要我們幫忙洗衣服),我肆意他過去幫忙打水(壓水井),誰知生病的老人,說什麼都不要孫子幫忙,堅持要他出門去玩。

總而言之,兒子是被從小慣到大的。在家裡,他吃的、穿的、用的,都是最好的。為了預防他四處亂跑,我們家在80幾年就買了彩色電視。不是我吹牛,那個時候別說彩電,連黑白電視都不多見。

就在這樣的環境下,兒子上了高中。第一次高考,他考上了本科,但不是一流的大學,他不願意上。誰知第二次高考,又沒發揮好,心高氣傲的他,不願意再复讀,選擇南下打工。但因從小嬌生慣養,十指不沾陽春水,很快他就受不了打工的苦,辭職回家。

在家渾渾噩噩待了一年後,老伴實在看不下去,厚著臉皮求一親戚,幫忙找個店鋪給他開。並且四處託人給他介紹姑娘,打算找個媳婦來管管他。

很快,媳婦找好了,是隔壁鎮的姑娘,剛工作一年。付彩禮、辦酒席,前後花了20幾萬(房子早就建好了);沒過多久,店鋪也開張了,前前後後也花了差不多20多萬。就這樣子,我和老伴的積蓄都快見底了。擔心他開店沒經驗,我和老伴果斷關了家裡的農藥種子店,跑到廣州給他們打下手,給他們幫忙看店做飯。半年後店鋪慢慢走上正軌,開始盈利。

一天,老伴突然拉肚子,並有出血現象。剛開始,以為是上火或者吃錯了什麼東西,可接連半個月依舊如此,頓時慌了,帶他去醫院一檢查,癌症晚期。

拿著化驗單那一刻,我覺得天都塌了。治療半年後,前後花了10幾萬,老伴還是撒手人寰。辦完喪事,兒子傷心地說:“爸爸已經不在了,從前往後,你就跟我們一起住吧,你一個人住,我不放心。”

聽到兒子這麼說,我開始很高興的,以為他長大了,懂事了。可3個月過去,我發現事情根本不是我想的那樣。我每天幫他看店,做飯洗衣,打掃衛生,可兒子卻每天睡在日上三竿,並且不是我埋怨我做菜太油了,就是責怪我煮飯太軟了,這些我都忍了,誰讓我就這麼一個兒子。

我曾是縣城供銷社的工作人員,退休後,一個月有2000多塊的退休金。可兒子因房貸壓力大,變相拿走了我的退休卡。

在這個家裡,我既是保姆,又是老媽子,還是員工,卻唯獨​​不是媽媽。一個沒做好,就會換來兒子的冷言冷語。終於,我受不了,拎著行李回到老家。兒子氣得大罵,說以後再也不管我。

回到老家後,我一開始在妹妹的飯店幫忙,一個月工資1800 ,包吃包住。後來在妹妹的介紹下,我跟街道拐角的老李看上了。他的老伴走了3年,獨生女遠嫁,幾年難回一次。兩顆孤獨的心,兩顆不甘認老的心,就這麼緊緊挨在一起。

確定關係後,我們很快就同居了。每天,兩人一起上街買菜;然後回家做飯,洗碗,看電視;傍晚再出門散步,跳會廣場舞,可算找到了活著的意義。

半年後,我們正準備領證,兒子突然打來電話,說媳婦生了二胎,求我幫忙照顧月子。我很猶豫,沒想到老李卻說,女人生孩子不容易,坐月子更是馬虎不得,身為長輩,確實應該前去照顧,不然媳婦會記恨一輩子。

就這樣,我隻身前去照顧媳婦。月子後,我把老李的事情告訴了他,沒想到兒子堅決反對,說這麼大年紀了,還搞什麼黃昏戀,你就那麼想去別人家做保姆啊?

見勸說我不成,兒子二話不說,把兩個孩子都交給我照顧,還拿走老李塞給我的1萬塊錢。可憐我一個老太婆,每天要送大孫子上學,晚上還得起夜好幾次照顧小孫女,時間一長,我心力交瘁,終是病倒了。

經此一事,我算是徹底看透了兒子,他就是想變相啃老,想要徹底榨乾我。病情剛有起色,我就甩手不干了,回到老家快速跟老李打了結婚證。

兒子得知後,火冒三丈地說:“你這麼做,別怪我將來不給你養老。”

“不養就不養,別再讓我養你們就好了,以後我自己給自己養老。”

跟兒子鬧翻後不久, 我和老李就在鎮上選了一家經濟實惠的養老院,打算等我們70之後,就雙雙住進去。

結語:
顏阿姨為了獨生子,可謂是掏心掏肺,付出了一切,但最終卻沒有得到相應的回報。其實,不僅顏阿姨有這種不甘,我相信,絕大部分子女們也會有另一種“不甘”。

王朔曾在《致女兒書》中寫到:我不記得愛過自己的父母。小的時候是怕他們;大一點開始煩他們;再後來就是針尖對麥芒,見面就吵;再後來就是瞧不上他們,躲著他們,一方面覺得對他們有責任,應該對他們好一點,但就是做不出來裝都裝不出來;再後來,一想起他們就心裡難過。

說到底,“新型啃老”的出現,還是源自父母對孩子的教育問題,以及太無微不至的愛。做父母的,應從小鍛煉孩子的自理能力以及幫孩子樹立正確的人生觀、價值觀。子女成年後,父母也要學會放手,讓孩子走自己的路,過自己的生活,就算不幸跌倒,失敗,那也是只屬於他獨一無二的經歷。

同樣,身為子女,我們也要學會愛父母。

1、經常打電話給父母,詢問他們生活的狀況以及身體健康與否?

2、記住父母的愛好以及口味,節假日時,記得帶上孩子,常回家看看。

3、鼓勵單身的父母勇敢去追尋自己的幸福。

4、常陪父母聊天,傾聽他們的故事,適當聊聊自己的工作。

5、為父母購買合適的保險,定期帶父母去體檢。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