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語:
有些人家裡有長壽老人,但是家有長壽老人,其實是令孩子折壽的,聽聽這三位70歲老人的說法。

凌女士:70歲。
我今年已經70歲了,按理來說我應該是一個享福的老人了,可我卻覺得我自己的日子很苦。

我家裡有一個長壽的母親,我母親今年95了,我母親的身體比我還好,能吃能喝能睡,但是她有老年癡呆,經常到處瞎跑。

我每天都要找幾次母親,因為她經常一個人跑出去。

很多時候累得我筋疲力盡,因為她老年癡呆,你跟她講道理她也聽不懂,你吩咐她下次不要亂跑,她也做不到,所以每次只能時時刻刻盯著她,有的時候一不留神她就又跑出去了,嚇得我手上的事也不能做。只能放下手頭的一切去找她,把她找回來之後也不能罵她,也不能說她,還得好吃好喝地供著她,第2天開始她又到處亂跑,這種周而復始的生活,把我折磨得疲憊不堪。

有一個老年癡呆的母親,每天我日子都過得膽戰心驚,我生怕母親有個閃失,因為要時時刻刻擔心著母親,所以我自己都神經衰落,我都怕我哪一天熬不下去了,家有老年癡呆的長壽老人,內心實苦。

嚴女士:70歲。
我母親是脾氣很怪的長壽老人,經常在家裡對我提很多的無理要求,要求我每天給她洗澡,要求我給她洗得特別細緻,要求我每天為她做四菜一湯,每一樣菜都要做得特別合她胃口。

要求我一天帶她出去兩次。要求我一天只要是醒著的時候,都不能怠慢她,都要聽從她的指令,聽從她的吩咐。

如果她吩咐我的事情,我沒有完成,那她就會特別生氣,會想出其他的方法折磨我。

我都已經70歲了,可我母親一點都不懂得心疼我。每天對我還是控制欲爆棚,我都不能離開她的視線,如果我離開了她的視線,她就要生氣,我也不能不滿足她的每個小要求,如果不滿足她,她也不會輕易放過我。

照顧她真的是一件很累的事情,我自己現在都是一個老人家,還有一個這麼難伺候的老母親,我都不知道我能熬多久。

曾女士:70歲。
我家那個老母親,現在都已經92歲了。每天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罵我。她很喜歡罵我,也不明白她為什麼要罵人,她就整天在那邊罵來罵去。

每天早上她吃完飯就坐到門口,大聲地罵我,有的時候鄰居路過門口,我都覺得臉紅羞愧,很不好意思。

我都已經70歲了,我還天天伺候著老母親,可她對我一點感激之情都沒有,好像她最恨的人就是我。

我已經盡心盡力地在伺候她了,可不明白她為什麼每天心裡還是有很多的怨氣,總是無緣無故地罵起我來。

罵我也就算了,很多時候我都想好好休息,我畢竟都這麼大歲數了,她也不讓我好好休息。

照顧母親的每一天裡面,我從來都沒有開心地笑過,照顧母親的每一天裡,我內心總是非常膽戰心驚。

我現在都已經有一種被母親謾罵的恐懼症。她好像一罵我,我整個身心都會有一些恐懼反應。都說為人子女應該孝順,但是這種孝順已經讓我的身心產生了巨大的傷害,我覺得我會比母親先走一步。

結束語:

在某些鄉下農村,有一些長壽老人,他們現在已經八九十歲了,但他們生活能夠自理,情緒健康。非常通情達理,很少在兒女面前做妖。他們非常體諒兒女。這樣的長壽老人會很受歡迎,但這樣的長壽老人往往是少數。大多數老人活得非常長壽,但兒女照顧他們都照顧得特別累。因為他們往往要么生活不能自理,要么對兒女非常苛刻,經常在兒女面前作妖。要么從不體諒兒女,總是為難兒女,讓兒女感到非常的寒心。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