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種“新型壓力”,正在找上退休老人。

張大伯退休後,在家門口開了一個小賣部,賣些零食飲料,日子也還算過得去。

可是,輕鬆的日子還沒舒服多少年,張大伯九十多歲的父母親便相繼病倒。

原來兩位老人雖然年紀大,但生活還能自理,一次不小心摔倒後,就徹底癱瘓了。

張大伯是家裡的長子,老人原本跟著最小的兒子一起生活。以前那個年代的人都是能生就生,所以張大伯和最小的弟弟之間差的歲數有點大。

老人癱瘓之後,小兒子不願意一個人照顧老人,便提議讓大家輪流照顧,這也是人之常情,畢竟父母是大家的父母,只是,讓現在已經七十多歲的張大伯老兩口照顧癱瘓在床的九十多歲的父母親,確實還真是有些吃力。

張大伯好幾個兄弟,其中有三個都到城市定居去了。

父母癱瘓後,在城市定居的孩子也不願意回來照顧,說什麼父母的好處自己也沒撈到,都是給了家裡的孩子,所以父母理應由家裡的孩子照顧。

就這樣,兩位癱瘓的老人,都是由張大伯和最小的弟弟送走的,老人癱瘓了多久張大伯就和弟弟輪流照顧了多久。弟弟尚且年輕,只有五十多歲,照顧起人來也相對輕鬆些。

張大伯老兩口就顯得吃力多了,端屎端尿,洗澡餵飯什麼的,真是感覺力不從心。再說自己也七十多歲的人了,本身也一身病,常年吃藥。

張大伯說:家有高壽老人,沒什麼事還好,一癱瘓,讓我們這些需要被人照顧的人再去照顧人,真是太受罪了。但沒辦法啊,即使自己再老,也要盡到自己為人子女的義務。

說實話,以前的人不懂得節育,能生就生,結果到了“養老送終”的環節,子女多的家庭,很容易出現“踢皮球”現象。

就像張大伯那些在城市定居的弟弟們,給了點錢,但回來看父母的次數都少。

張大伯自己已經一把年紀,卻不得不和弟弟輪流照顧。真是有苦難言,心酸又無奈。

現如今,隨著醫療科技的進步,高壽老人越來越多,長命越來越容易實現。

本來老人高壽是好事,但因此引發的“照顧老人”等問題,無疑也給新一代的“老年人”帶來了新型壓力。

再加上,兒女多的家庭很容易因為父母贍養和照顧問題,互相推諉,互相責備,甚至最後搞得兄弟反目,家庭不和,老人在病床上尚且有一口氣在,看著聽著也難受。

退休老人壓力大,應如何輕鬆應對?

其實,張大伯的故事不是個例。

現在的退休老人,真的一點也不輕鬆。不是在給孩子帶孫子的路上,就是在伺候照顧年紀更大的父母的路上。

這種天天圍著老人孩子轉,“上有老下有小”的退休生活,更是讓70歲的老人坦言:太苦了,我們沒有幸福可言,每天都很累,跟打仗一樣。

一位讀者留言說:

我的生活就是這樣的,父親腦梗癱瘓六年,性情也大變,晚上經常吵的我們無法睡覺。當年家裡窮,父母只生我們姐妹兩個,我們一邊要幫上班的子女帶孫子,一邊幫耄耋老母伺候父親,加上父親吵鬧,六年間我頭髮幾乎全白,體質明顯下降。

去年父親去世,今年又遇上疫情,兒子媳婦的工作性質是不能請假的,孫子又只好是我帶,天天陪他上網課,孫子調皮貪玩,弄得我身心俱疲。我時常感嘆自己,這一輩子到底是為了誰活著?哎……

看完,隔著屏幕都能感覺到,這位老人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對自己“苦命”人生的叩問。

六子心世界

那麼,人活著到底是為了什麼?

小時候認真為自己活了十幾二十年,也是在父母的“威逼”下,後來,成家後開始為家庭、為孩子,孩子長大後操心他們結婚生子,好不容易熬到退休,還要操心父母、繼續帶孫子。

好像我們這一輩子,都是在不停的為父母兒女“犧牲”自己、奉獻自己的路上。有時候想想,真的潸然淚下,命苦啊,竟然沒過過一天安穩舒心的、無憂無慮的日子。

然而,就沒有解決之道了麼?其實不然。孩子的孩子,可以讓他們自己帶,不願意照顧年邁的父母,可以把他們送到好一點的養老院。

只是這樣一來,我們身體是輕鬆了,可能又忍不住問自己的良心:父母含辛茹苦一輩子,在他們最需要幫助的時候,照顧他們不是應該的麼?孩子也不容易,在自己能幫忙照顧孫子的時候不幫忙,會不會顯得太不近人情了?

因為各種世俗、道德的束縛,我們往往不得不面對和選擇接受這種“壓力”。

六子心世界

那麼在自己的身體狀況也一天不如一天,經常腰酸背痛,不是這裡痛就是那裡痛的情況下,我們該如何平衡這種生活和壓力呢?

首先:一定要先照顧好自己的身體。

其次: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做好自己該做的,不強求,但倘若接受了去做了,就要調整好自己的心態,不抱怨,不喊苦,學會苦中作樂。

第三:實在不行,可以向家人朋友尋求幫助,可以一家人商量著請保姆、請護工,只要打打下手的話,情況就會好很多,自己也會輕鬆很多。

第四:老年人要學會拒絕年輕人的無理要求。比如自己的身體真的不好,無法勝任照顧孩子的任務的時候,要敞開心扉和兒子兒媳談,讓他們想想其他辦法,做好安排。

人這一生啊,總是需要處理很多事情的,維持一個家庭,往往也需要一些家庭成員無私的“默默付出”,雖然這種付出,通常都給了家裡的老年人。

希望活在這種”新型壓力“下的老年人,在送走了父母、照顧大了孫輩之後,晚年能得到自己兒女的善待吧,那樣的話,也不枉一輩子辛苦一場。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