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語:
人到老年,能走能動、身體健康的時候還好,一旦生病了,臥床不起,最關鍵的問題就來了——誰來養老?

有的老人認為,誰都沒有親生兒女靠譜,可是後來發現,兒女還沒有半路老伴更能照顧自己;相反,有的老人認為,兒女長大了有了自己的家庭,肯定沒有半路老伴靠譜,可誰知,半路夫妻不一心,一看老人臥床,就棄之不顧了。

那麼,半路夫妻和親生兒女,在養老額問題上,誰更靠譜呢?

故事1:
我今年67歲,是個城市老頭。

老伴走了之後,我一直一個人住,兩個孩子都在外地定居,把我接過去住了幾天,可是我高樓大廈、人生地不熟,我住不習慣,也吃不習慣,最後,還是覺得回來自己住。

後來,孩子們提議給我找老伴,一方面可以照顧我,另一方面也讓他們省心,通過之前同事介紹,我認識了現在的老伴,她是個農村老太太,性格內向,但是人很實在。

我們在一起之後,開始她和我一直住在城裡,住了一段時間,她可能有點不習慣。

她對我說:“我在農村有個院子,我們不如一起回農村住吧,農村空氣好,吃的也都新鮮,對你身體好。”

到了我這個年紀,也想體驗一下不同的生活,所以,就答應和她回農村住。

在農村,我們老兩口生活好不愜意,耙耙地、種種菜,沒事和村里的老頭喝喝茶、下下棋,我的心情越來越好,身體自然也越來越好。

所以,我覺得吧,人老了,還是半路老伴靠譜,她能一直陪著我,不像兒女雖然有孝心,可是都在千里之外,心有餘而力不足。

故事2:
我今年70歲,60歲的時候再找了個老伴,可是沒想到,他還是比我先走了。

我是個命苦的女人,四十多歲老公就出車禍去世了,我帶著女兒獨自生活,為了不讓孩子委屈,我一直沒有再找,直到女兒大學畢業,正式工作,我才有了找老伴的想法。

好在女兒也支持我,所以我60歲的時候和他再婚,他條件不錯,性格也好,是個幽默的小老頭,我們在一起10年,過的很幸福。

他的兒女都在外地,一年才回來看他一次,10年裡,一直是我照顧他,他身體不好,經常生病,我一直盡心盡力地伺候他,可是沒想到,他還是比我先走。

他走了之後,我真的是一無所有,他把所有的積蓄和房產都留給了他的兩個孩子,一分錢也沒留給我,我很心寒,最令我難過的是,他的孩子對我的態度。

他們好像我是圖他家錢一樣,一直對我冷言冷語,老伴去世後,更是把我從房子裡趕了出來,我沒地方去,最後只能投奔我女兒。

我女兒替我不值,跟我說:“媽,你在那家做了10年的免費保姆,不說讓他們感激你,至少也不能像現在這樣對你吧,我真替你不值。 ”

哎,誰說不是呢,所以,養老還是得靠親生兒女,半路夫妻不靠譜。

故事3:
我今年65歲,要說養老這事,我看誰都靠不住,還是得靠自己。

我年輕時是醫生,現在退休了,退休金不少,跟老伴奮鬥一輩子也賺了2套房,和50萬的積蓄,老伴前些年因為生病去世了,我一個人太過孤獨,朋友就給我介紹了現在的老伴。

她性格外向,我兒女都不喜歡她,覺得她是圖我的錢,可是我就是想找個人做伴,堅決要跟她再婚,甚至跟兒女鬧得有點不愉快。

再婚之後,我發現這個老伴確實不是真心真意對我,每個月她都問我要生活費,開始給1千,後來漲到2千,再後來3千。

我對她印象越來越差,感覺這種女人貪得無厭,但是也沒有到要離婚的地步。

直到去年我生病,因為腦梗,一段時間沒辦法獨立行走,只能坐輪椅,她看我這樣,立馬要跟我離婚,怕我拖累她,我很心寒,但是強扭的瓜不甜,我還是同意了。

她走了之後,兒女對我也是不聞不問,我只打他們還是對我有意見,不過沒關係,我有錢,我自己給自己請了高級看護,她們對我的照顧很專業、很細緻,沒多久,我就恢復的差不多。

恢復之後,我提前給自己找了一家高級的養老院,以防我下次生病,所以,我覺得,誰都不靠譜,都不如自己的手裡有點錢靠譜。

結語:
其實,人到老年,是半路老伴養老靠譜,還是兒女養老靠譜?這個問題要根據每個人的個人情況而定。

對於那些手裡有積蓄的老人,找個老伴陪自己,是件有利無害的選擇,這樣既有人作伴,也有人照顧自己,但是這種選擇是要有點投資的,想免費獲得別人的照顧是不可能的。

另外,有些老人不願意花錢在半路老伴身上,對他們不信任,我建議有這種想法的老人,盡量不要再找老伴,畢竟這樣的情況,找的老伴對自己也不會真心實意。

總之,無論如何,只要老人晚年幸福,哪種選擇都是可以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