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花落終有時,相逢相聚本無意。

在這世上,任何人都左右不了生死,也永遠留不住流逝的時間。

面對這樣的無奈,馮唐說:“既然歲月留不住,坦然面對後半生。”,多麼精闢,一語中的!

就像風來時我們抓不住風,陽光普照時我們也存不下一縷光。

如果此時,我們還在埋怨風來得太猛,日頭太烈。

又怎能感受到風拂過時滿身的愜意,陽光灑在身上暖透心脾。

平靜安和、歲月靜好的日子,不是不存在,而是需要我們放寬心,坦然地去面對。

前半生一地雞毛,後半生和自己握手言和。

陸游有一句詩寫的好:“山窮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很多時候,人生、困難、糟糕的情緒就好似這山窮水復,但坦然待之,總能見到柳暗花明。

劉嬸50來歲,是個很自來熟的人,沒事就愛湊個熱鬧,拉拉家常。

可偏偏就是這樣一個人,卻不受其他居民待見。

原來,劉嬸在跟別人聊天時,總是滿肚子苦水,說自己以前怎麼不好,說家庭怎麼不和諧。

剛開始時,和她聊天的人,還會開導下她,後來時間久了,別人見她老是負能量爆滿,也漸漸不愛跟她說話了。

可見,對過去的事情太耿耿於懷,既會讓自己消極挫敗,陷入死胡同,也會敗光別人對自己的好感。

汪國真在《假如你不夠快樂》裡寫道:假如你不夠快樂,也不要把眉頭深鎖。人生本來短暫,為什麼還要栽培苦澀。

正所謂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季羨林老先生說常想一二就好,如此大家都能落得個清閒。

圈子不一定要大,但一定要珍惜願意留下的人。

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換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過。走過半生,現在依然陪伴在身邊的朋友、親人、愛人,都是因為彼此之間有著至深的緣分。

在需要幫助時,高曉鬆與朴樹的一句“賬號”、一句“還錢”就道出了最仗義的友情。

一百多歲的老母親每逢過年還是會給自己80多歲的女兒發紅包,讓人感受到了最讓人淚奔的親情。

在黃昏的街頭,牽手散步的老人,又是多麼浪漫的愛情。

歲月雖然帶走了我們的時間,但沉澱下來的美好卻越發的讓人羨慕、開懷。

林語堂說:“什麼是幸福?一是睡在自家的床上,二是吃父母做的飯菜,三是聽愛人給你說情話,四是跟孩子做遊戲。”

對很多人來說,還有三兩個知己好友相約飲酒、互訴衷腸。

論幸福的程度,我們比林語堂更甚一籌。縱然生活總有些不快,但坦然面對,那些快樂的事情,也足夠使我們一展愁眉。

老去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你從未認真年輕。

有人說:“老去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你從未認真年輕過。”

雖然時間每分每秒都在流逝,但在生命的每一季,都會出現絕美的風景。

蘇軾寫過這樣一首詞:山下蘭芽短浸溪,松間沙路淨無泥,瀟瀟暮雨子規啼。誰道人生無再少?門前流水尚能西!休將白髮唱黃雞。

千古流芳如蘇軾,最讓人佩服的不是他的才華,而是他的灑脫。

時間對誰都公平,滿打滿算不過三萬天而已,千年前的蘇軾尚能不懼時間,活在當下,我們慕蘇公之灑脫,難道不能學蘇公之氣節嗎?

好漢不提當年勇,何況還是對過往時間的哀嘆感懷諸如此類的話語。只有活在當下,才能不戀過去,不懼未來。

匆匆歲月,悠悠流年,不曾厚待誰,亦不曾薄待誰。既然我們來不及認真的年輕,那就不妨選擇認真的老去。

世界上有兩件事情不必去後悔,一是早知道,二是沒想到。

早知道的過去,沒想到的未來,都難以掌控。只有把握當下的時光,坦然面對,才能守住歲月的美好,不負韶華。

白落梅說:“以紅塵為道場,以世味為菩提,生一爐緣分的火,煮一壺雲水禪心,茶香縈繞的相遇,熏染了無數重逢。”

在紅塵的道場,得失坦然,人間最美是釋懷。

花開有時,草木一秋。

願我們走過半生,依舊能感受到夕陽的無限美好,收穫塵世的幸福。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後半生,或風或雨,或晴或雪,願我們都以一顆快樂的赤子之心,坦然面對;樂而忘憂,何懼老矣!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