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從來都是一種美德,是作為高等動物——人所特有的。只是,太善良的人往往會受到來自各方面的壓力,最終,成為最沒有幸福感的人群之一。

舉一個很簡單的例子。有個朋友少小離家,經過二十多年的打拼,回家後開了一家小工廠,日子算是蒸蒸日上了。這種生活其實完全是靠他自己的努力和家人的支持才得來的,是他少年出門,中年才回來的回報,與他人毫不相干。然而有一天,老家村里有個人得了病無錢醫治,於是來到他這裡求助。他見不得別人這麼受苦,於是藉了,這一借,此後,村里但凡有人遇到困難就來求助,真真假假,讓他疲於應付。

得到幫助的人,認為他是理所當然的,因為別人也得到了他的幫助,沒得到幫助的人,說他沒良心。至於為什麼沒良心,無非是他們在他很小的時候給過一塊糖或者一張餅什麼的。當你無法讓所有人都滿足時,你之前任何一點細微的事也會被無限放大,成為你沒良心的證據。甚至,還有人舉報他使用童工,確實是有這事,因為那孩子家裡窮,要在放暑假時打工補助家用。他焦頭爛額,最終,只能再次外出,請人來管理工廠。

所有善良的人都有一個特點,不忍心看到別人的難處,願意儘自己力量去幫助他們。我一直覺得,這是一種很好的品性,如果人人都是冷漠的,也就沒有這繽紛多彩的世界了。只是,善良應該是有一個界限的,界限內儘自己所有,界限外,已經超出你的能力了,幫了,很可能就成禍了。這樣,原本那些本可以得到你幫助的人,會因為你徹底灰心喪氣而得不到幫助。

人與人的交往,既不可太疏遠,也不可太親近,保持一種若即若離的狀態是最合適的,如此,可進退自如。太善良的人往往分不清這一界限,總是以“同理心”看待別人,喜歡什麼事都站在別人的角度來看問題,見到悲慘的,忍不住施以援手,見到可憐的,忍不住出手相助,甚至都沒有去調查事情的緣由。

我們說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話雖偏激,也過於以點帶面,但古話流傳下來,必然是有一定的道理的。任何事物都存在著因果,一個今天處境淒涼的人,或許是在過去就埋下了“因”,但人們眼裡,往往只看他今天,不會去分析他的過去。

就如同第一次向那位朋友求助的村人,年輕時只知打牌玩樂,老了病了,自然沒錢醫治。朋友的錯誤在於,只看到了今天他的慘,而沒去想昨天他的廢。所以,他的善良在很多人看來,其實就是一種傻。仔細想想,這是一件很悲哀的事,出錢出力不討好,臨了落得個“傻”字。我不知道他以後是否還會繼續善良,但是,想必心裡已經有所畏懼了,不敢相信,當所有人都畏懼善良的時候,我們的生活會變成什麼樣子。

太過善良的人,應該要給善良一層鋒芒。要知道,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樣,有善,就必然有惡。善在面對善的時候,是一次完美的相遇,是知恩圖報的古典情懷;善在面對惡的時候,一個無度施捨,一個一味索取,最終敗下來的基本是善。因為,惡是沒有底線的。“心存善念,手持鋒芒”:所有善良的人,都要學會保護自己。這樣,當惡一步步逼近時,也會察覺到鋒芒的寒光。

這個世界並不完美,我們的生活更不完美,太需要善良了,所以,無論你的處境如何,無論你受過多大傷,都不要讓善良從你的心底溜走。一個人心存善良,其實也是給自己點了一盞燈,火光會隨時溫暖自己。所以,請守住這一點溫暖,不要給任何人機會來吹滅它。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