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話說“女兒是父母的小棉襖”,相比兒子,女兒從小帶給父母的溫暖和感動的確更多一些。

但既然是“小棉襖”,便注定了女兒們給父母的溫暖是有時空期限的,尤其出嫁後,女兒們帶給父母的溫暖被時間空間的距離一點點分割。出嫁的女兒才是父母生命裡的“歲月神偷”。

曾有一個由真實故事改編的催淚公益片《媽媽做的飯》,僅4分鐘,卻感動千萬人。通話中,母親聽到女兒咳嗽便萬分擔憂,女兒說沒事,休息兩天就好。可母親不放心,她決定去城裡看女兒,於是從沒出過遠門的她,第一次獨自走出大山。

她走了28公里山路,轉3趟班車,才到女兒的城市。一路要跨越4個省,坐36個小時的長途汽車。可是到了女兒的城市,她只知道女兒的名字,其他一無所知,連女兒住哪條街都不知道。她提著雞,挎著菜籃,走了一天也沒找到女兒的家。她站在車水馬龍的十字路口,孤獨無助。好在民警發現了她,僅靠一個名字,他們全城搜索才幫她找到女兒。女兒看到光著腳、渾身濕透的老母親,驚愕不已,壓根想不到母親能找到自己的城市來。母親手忙腳亂地進廚房,給女兒殺雞燉魚,可她卻屢次拿錯東西碰到廚具。那頓飯,米很硬,菜很咸,雞毛沒摘完,魚鱗沒刮淨。然而母親只待一天便執意要離開。女兒覺得蹊蹺,決定病好後回去看看母親,可眼前的一幕,讓她瞬間淚如雨下。

63歲的母親,一隻眼睛患白內障接近失明,另一隻眼也幾乎看不清東西,只是為了給女兒做一頓飯,她隱瞞所有,孤身前行。
她看不清路,一路跌跌撞撞,但是她的心知道女兒所在的方向。我們無法想像一位幾乎眼盲的母親要靠多麼堅定的信念,才能到達從未去過的遠方。

所謂的“孤膽英雄”,大概就像這位母親一樣,前方有一萬分危險,但只要有一分見到女兒的希望,她就甘願以命相博。因為唯有女兒平安,她的心才不會驚慌。如果可以,請回家看看父母,也許我們只要稍稍努力,就能站在他們面前,而父母可能費盡心力也看不到我們真實的臉。出嫁帶走的是女兒身,重創的卻是父母心。

嫁人後,我偷走了父母的胃
前幾天我和嫂子回了趟她娘家,我們剛到家,兩位老人就把新鮮的桃子送到我們面前,一個勁兒讓我們吃,說是自家樹上的,沒有打藥。原來聽說我們要回去,嫂子爸一早就上山去摘桃子等我們。下午辦完事,我們準備早點回城,擔心天黑路不好走,兩位老人立刻急了,非要我們留下吃晚飯。嫂子爸說雞都殺好了。他見我們要走,立刻衝進廚房,大聲說,“高壓鍋燉,馬上就好,不耽誤時間。”嫂子說:“吃了再走吧,也讓我多陪爸媽一會兒,好久沒和他們吃飯了,我們不回來,他們也不會捨得殺雞吃,正好也讓他們補補營養。” 我突然心一顫,也許父母的廚房平時清湯寡水,只有女兒回來才會香氣四溢。

嫂子爸媽養了很多雞,下了很多蛋,但他們從不拿去賣,女兒每次回去就殺一隻。他們來城裡看嫂子,也會殺一隻大公雞帶來,過年殺年豬,也一定給嫂子留一隻豬腳。嫂子感嘆:“女兒是娘家的賊,來一回拿一回。”也許天下父母都如這般,對自己敷衍,對兒女卻竭盡全力。他們寧願虐待自己的胃,也要不辭辛苦滿足女兒的饞,在他們眼裡,當我們大快朵頤時,是最可愛的樣子。他們不善言語表達,只能把所有的愛和希望都傾注在每一口飯菜裡。也許人間多少感情都可藉食物傳達,人間有味,不問清歡,只要父母在。世界上最好吃的東西,是爸媽做的飯,可是出嫁的女兒卻再也不能時時品嚐。

嫁人後,我偷走了父母的眼

大學畢業後的一個冬天,室友小婧出嫁,我們去送她。送到新郎家沒多久,因工作忙,吃過晚飯我們便返回小婧家取行李準備離開。可是剛踏進她家院子,頓覺冷清至極,中午的熱鬧彷彿一場夢,消失得無影無踪。我看到她媽媽邊收東西邊抹眼淚,她爸爸的眼眶也溢滿淚水。她媽媽看到我們,突然哭得更傷心了,眼淚嘩啦啦往下掉,彷彿這一下午的隱忍突然崩塌。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我根本不會想到她父母會落寞至此,那一刻我突然明白,為什麼父母不在送親隊伍裡?因為光是目送就已經讓他們元氣大傷,而女兒是這場目送的終結者,讓他們不得不無奈地收回目光。父母的目送,從她出嫁那一刻開始變得沉重。

以前,她每次出門時父母只是簡單交代幾句,便忙自己的事。嫁人後,每次離開,父母眼巴巴地送到車邊,眼淚汪汪地看著車子開遠,直到消失在她的後視鏡裡。儘管他們還是有事要忙,但卻希望那一刻能夠無限延長。曾經,父母無數次目送我們去上學、去工作,但他們知道,每一次目送都是相同的,女兒會準時回來。而女兒出嫁後,劇情徹底改寫,每次送別後,女兒是否回來、何時回來都是未知數。我們不知道,多少次父母看著我們遠去的背影,黯然傷神。我們走得越遠,父母的目光就被拉得越長,一直延伸到我們背影消失的地方。曾經想帶父母看世界,一不小心,我們成了父母的全世界。

女兒,終究是遠行人

曾以為出嫁只是一個儀式,只是換一個地方生活,不曾想,那場離別早已和父母進行了千百次心里斗爭。一位知乎網友說,對父母而言女兒出嫁大概就是:“母親的貼心小棉襖穿在了別人身上,父親小心翼翼護大的花朵被人連盆端走。”

 

我們也許不知道那一場歡天喜地的熱鬧背後,是兩個凌亂的靈魂,和兩顆落到谷底的蒼老的心。有人說,從出嫁那刻起就注定了我們不能參與父母的後半生,嫁出去的女兒,是父母丟失的孩子。出嫁那一刻,也是父母追逐我們影子的開始,從此他們的目光流轉在我們回來的方向,盼女好,更盼女歸。可是,出嫁的女兒,終究要成為父母生命裡的遠行人,可望不可即。

出嫁的女兒,成了父母生命裡的“神偷”,但父母卻盼望這個小偷能夠時常光顧。慢慢明白,無論走多遠,我們仍然是父母牽腸掛肚的孩子,仍然是他們想要傾囊相送的人。願時光慢一點,所有我們偷走的,都還來得及送回去,願一切不會太晚。

發表迴響